mmkk55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20-01-03 04:42  【字号:      】

mmkk55

  原标题:贸易争端下韩国人“辗转反侧” :东亚抱团共御寒冬

  2019年12月31日夜,韩国首尔的气温跌破零摄氏度,树叶凋零,俨然一幅寒冬的风景,而在首尔市区的普信阁,延续古老传统的敲钟仪式即将举行,数千名韩国民众聚集在现场,等待新年钟声的响起。

  对于许多民众来讲,过去的2019年,韩国经济并不尽如人意。有预估称,韩国GDP同比增长很难超过2%,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持平。

  萧瑟的经济更反映在人们心目中的年度词汇上。2019年12月底,由韩国高校教授及学者发行的《教授新闻》发布了代表韩国2019年社会的成语“共命之鸟”,表示韩国内外不断产生分裂,最终导致不良结局。这一成语也被外界认为很好地反映出分裂的韩国社会现状。

  

  

  有趣的是,该机构针对韩国的968名普通民众也进行了相同问题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获得第一名的是“辗转反侧”,其次是“劳而无功”、“多事多忙”、“枯木死灰”及“粉身碎骨”,而在排名前十的成语中,仅有“万事亨通”一个词为正面含义,这也是该调查自2010年启动以来首次出现的情况。

  在普信阁敲钟的韩国市民代表在接受采访时,提及最多的词是“信心”及“活力”,此刻韩国民众和经济最需要的,莫过于此;而许多韩国企业及专家期待,通过中日韩地区经济合作及扩大贸易自由化,为韩国经济提供再次腾飞的基础。

  下行压力大,韩国加大财政刺激

  虽然韩国央行尚没有发布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数据,但韩国央行总裁李柱烈在新年记者会中,向现场媒体记者承认“我们对于去年的经济增长率,难以预计能否达到或超过2%的预测值”,这不仅意味着韩国的经济增长率将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持平,也是韩国央行首度承认2019年经济增长率可能低于2%的预估值。

  1月2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韩国大韩商工会议所发表新年致辞,回顾在过去一年,韩国经济迎来了来自内部与外部的艰巨挑战,并表示韩国政府将重振经济作为2020年工作的重中之重,为共同奠定富裕国家打造良好基础。

  

  此外,文在寅还表示,新的一年将致力于打造和平的外部环境下,实现互利共赢的经济发展模式,并承诺将在就业、民生等多个层面杜绝不公平的现象,实现有质量的发展。

  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继去年以后,韩国总统第二次将政府联合迎新会的场所定在商工会议所。韩国高丽大学经营学系教授、韩国经营学会会长李斗熙认为,这是韩国总统在经济形势仍然严峻的背景下,展示其决心的一种“信号”。

  此外,国内外主要机构预测今年韩国经济将实现2.2%~2.3%的增长率。其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为2.2%,韩国央行的预测则为2.3%,而为了保持这一目标,韩国政府计划积极扩大财政响应,2020年政府预算规模达512万亿韩元,同比增加9.1%,成为自2000年以后财政预算增加速度最快的年份。根据计划,韩国政府将在上半年执行2020年度预算的71.4%,以刺激经济。

  韩国在全世界都可以算是外向型经济体的典型,其在2019年的贸易情况也不容乐观。

  根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于1日发布的数据,韩国2019年的总出口额为5424亿美元,同比下降幅度10%,这也成为韩国自199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下跌幅度,其中在韩国出口品排名中名列前茅的半导体、石油化学及化工产品的出口额,下浮均超过10%;此外在消费品、电子制品等方面的下降幅度也高于年度跌幅。

  从国别来看,在韩国的五大主要海外市场中,除了对美出口增长0.9%,对中国、欧盟、日本及东盟的出口额均呈现下降趋势。

  韩国官方智库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KIEP)认为,芯片市场的下滑、国际油价的下滑及中美贸易摩擦、韩日贸易争端等外部因素,合计拉低韩国出口额共计569亿美元(约合3960亿元人民币),占据当年下滑幅度的91%。

  “桂花树与春雨”

  20年前,中日韩领导人高瞻远瞩,在亚洲金融危机寒流中开创了中日韩合作。20年来,中日韩已成为彼此重要的经贸伙伴,三国贸易额从1999年的1300亿美元增至2018年的7200多亿美元,经济总量在全球占比从17%提升至24%。三国合作为促进地区和世界经济增长、引领区域一体化进程发挥了重要作用。

  对三国来说,2019年无疑是充满挑战的一年。李斗熙认为,中日韩三国之间的经贸关系时常出现波折,并容易受到来自区域外因素的影响。例如,中日之间的贸易从2012年开始曾连续5年出现下降,虽然2017年中日经贸又开始恢复,但2019年中韩及日韩间的经贸数据又呈现出下降的趋势。而在每一个节点的背后,除了贸易形势自身的变化,都出现了政治互信的危机。

  另一方面,2019年年中,来自韩国及日本两国间的经贸摩擦,两国间“剑拔弩张”的态势,也似乎为中日韩经济合作的进一步展开蒙上阴影。一位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高级官员曾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的担忧,“直到今年(2019年)10月,我们还以为,今年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可能又要泡汤了。”

  2019年12月,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成都成功举行,三国领导人连日来频频互动,所谈话题广泛,冀望正视历史,面向未来,拓展务实合作。

  12月23日,文在寅在成都会见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文在寅表示,今天我们的会晤和沟通,就像“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这句杜甫的诗句,希望能成为实现韩中两国新关系发展的“好雨”。三国领导人专程赴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共同种下桂花树,李克强称,“这棵象征中日韩友谊的桂花树一定会根深叶茂,茁壮成长。”

  

  韩国贸易协会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沈准硕则对于“桂花树与春雨”的对话印象深刻。他认为,目前全球经济的难题在增多,但包括人工智能、5G、智能汽车等在内,共同话题也在增多,也就意味着需要有更多人和更多国家的智慧进行结合,另一方面贸易保护主义正在猖獗,这对于贸易立国的韩国来讲无疑会影响韩国经济的“血脉畅通”,因此越是经济大环境面临下行压力,越需要种下更多的“桂花树”,也期待“春雨”来浇灌。

  “即便是暂时性的争端和争议,在未来面前,一切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沈准硕表示,中国在韩日两国的贸易争端中,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并作为本次会谈的东道主,积极帮助两个国家坐下来进入对话阶段,以对话解决争端,有利于提升中日韩三国间的互信。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竺彩华则认为,能够让中日韩重新坐到一起,与贸易保护主义的风潮对于三国经济所带来的直接伤害,以及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有着密切关联。

  韩国各行业深耕中国元素

  更加常态化与稳定的地区经济合作体系,不仅将有助于中日韩三国间的经济合作,同时大至核心产业的升级,小到每一个韩国企业和民众的生活,也将为韩国自身的经济活力的提升做出贡献。

  根据韩国经营学会的估算,在中日韩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生效,并通过中日韩自贸协定的体系提升地区经济合作的背景下,能够在未来的10年内为韩国的GDP带来0.8%~0.9%的经济增长率,而这个增长率在中日韩三国中是获益最高的。

  氢燃料作为排放较低,且不造成污染的“终极能源”备受关注,并成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政府的重点发展目标。近日,韩国现代汽车在参加“投资韩国周”(IKW2019)期间表示,现代汽车将着力于建设全球性的“氢社会”合作机制,并为此将吸引包括中国国家能源集团、日本电装集团在内的中日企业,共同组成氢燃料联盟体,致力于解决氢燃料汽车行业的问题,在全球范围内致力于普及氢燃料社会的愿景。

  

  此外,中韩自贸协定的签署,同时也在推进更多新形式的中韩经贸合作模式。近日,“未来之星·韩国精品”韩国产品销售项目启动仪式在上海举行,该项目旨在将韩国中小企业的优秀产品,通过中韩自贸协定及威海保税试验区的平台,以较低的成本触及中国消费者。

  该项目负责人、上海铭涞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夏大伟曾在韩国企业工作,他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正是中韩经济合作及相关协定所定下的制度化、体系化政策,为在中韩两国进行投资及贸易提供了坚定基础,并希望通过未来地区经济合作的进一步推进,为更多在中韩两国从事工作的民众提供机遇。

  韩中FTA民间对策委员会负责人也认为,地区合作的加快,不仅为企业,也将为每一个公民提供实实在在的机遇。

  文在寅曾表示:“今年(2019年)对于韩、中两国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年份,韩中关系取得重要进展。”并指出,“双方关系发展具有‘天时、地利’,现在再加上‘人和’,一定能开辟韩中关系的新时代”。

  跨年夜在普信阁等待敲钟的工程师朴旻洙,现在中资游戏企业的韩国分公司工作。文在寅的这段话,对他显得更有深意。

  根据韩国游戏产业协会(KAOGI)的统计数据,2017年~2019年,中资游戏企业对韩投资额增加至2万亿韩元(约合120亿元人民币),超过韩国游戏产业规模的10%,为韩国的游戏产业增长速度贡献了近20%的市值。此外,截至发稿前,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后发现,在Google Play韩国市场的收费游戏排行前50中,有12个游戏来自中资企业。

  朴旻洙曾在韩国游戏企业工作近五年,对于目前的中资游戏企业的工作环境非常满意,并表示如果没有中资游戏企业的出现,像他这样十多年来专注于游戏的工程师,可能都没有机会一直追求自己的梦想。

  “春天是从冬天开始的,正如白昼从黑夜出发”。朴旻洙说,一个坚固、稳定并常态化的经济合作体系,将为韩国产业提供更多的机遇,也为更多民众提供对未来的信心。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